機構刊物

330 快訊

< 返回

投身精神健康服務數十載 退而不休

投身精神健康服務數十載 退而不休

一襲修身剪裁的皮褸,脖子上再綴以精緻圍巾 - 眼前是一位穿著乾淨俐落,文質彬彬的醫生;他在青山醫院任職時,更曾有過「青山何守信」這個綽號。今天,這位俊逸的醫生已經退休,但卻無礙他繼續為社會付出的精神,不但仍然肩負新生精神康復會執行委員會義務秘書這個職位,更於私人診所應診,繼續運用其精神科的專業知識,為大眾服務。他就是新生精神康復會執行委員會義務秘書 – 張鴻堅醫生。

 

冒險精神驅使 踏上精神科醫生之途

「加入新生精神康復會對我來說是一件頗順理成章的事,因為早於70年代初,我已選擇踏上成為精神科醫生這條路。」

「在70年代的香港,精神科在醫科生眼中屬較為冷門的學科。當時我剛完成實習出來找工作,在可選擇的空缺中,碰巧只有婦產科、皮膚科、內科以及精神科。我對這幾科的興趣及拿捏程度均差不多,但我為人喜好冒險及嘗試新事物,當時我心想,既然這幾科對我來說都是未知數,何不就試試走較少人走的那條路呢?成為精神科醫生後,我的興趣也建立起來了,於是便專心一意投入這個專業中,直至現在。」

 

加入新生會的首要任務:協助管理第一間男性過渡期宿舍

「我於1972年加入青山醫院,沒多久便獲邀加入新生會當義務評估員,主要工作是為申請入住新生會過渡期宿舍的精神病康復者進行評估,看他們是否適合入住。之後,我到英國進修,幾年後回來,便擔任新生會的執委會成員兼男性過渡期宿舍的小組委員會主席。這間宿舍位於土瓜灣啟明街,其前身為男子公寓,提供住宿服務予單身男子。作為新生會的第一間男性過渡期宿舍,單位設備實在稱不上是完善,甚至可形容為十分殘破,環境昏暗而且狹窄,在只有600-700呎地方的單位中,放了多張3層「碌架床」來容納共20位舍友。宿舍的主要功能是提供住宿服務,並沒有太多娛樂節目 - 除了一張放在客廳中央的乒乓球桌。」張醫生頓一頓後笑說:「不過這張桌子亦同時是大家的飯桌!」

「那個時期的香港還沒有體恤安置這項服務,當舍友精神狀況穩定下來後搬離宿舍,通常是到附近的單身男子公寓找床位。不過,由於地理位置接近,舍友之間也隱隱然形成了一個網絡,離開後也會回來宿舍找舍友聊天,好像一個交誼中心一樣,未嘗不可說是後來的輔助房屋服務的雛型。」

 

與有能之士同心協力 共證新生會的蛻變與成長

往後數年,新生會繼續穩步成長,直至1982年發生的元州邨事件,是其中一件改變精神健康服務發展的契機。

「自那時開始,政府醒覺到要加強對精神健康服務的關注,並成立一個專責小組,修訂有關法例,保障市民安全的同時,亦確保精神病患者能得到適當治療。其中一個有關措施便是興建多20幢過渡期宿舍,而新生會屬下的新翠宿舍,正是這20間中的第一間。」

每次有新政策推出總會掀起反對的聲音,新翠宿舍作為新政策中的首間宿舍,自然是首當其衝。「由於我是執委會其中一員,所以我也有出席區議會的會議協助『解畫』。至於其他的抗爭行動及後來的成功故事,相信大家都已耳熟能詳,我也不再在這裡多贅了。」

誠如張醫生所言,在那之後的三十多年間,新生會迅速成長至今天擁有超過70個服務單位及22項社會企業,在精神健康界別中更得到廣泛認同及享有專業地位。對此,作為「開荒者」的其中一員,張醫生不諱言的確是有點讓他意想不到。「若要準確地形容我的感受,我想是既驚喜又光榮。」

「新生會的成就是多人努力的成果,其中不可不數的,自然是新生會的創立人 - 劉曼華醫生。她是一位很有心的醫生,當初若不是她播下這種子,也就不會有今天的新生會。當然,能夠發展到現在這規模,亦得力於不少有能之士。」張醫生口中的有能之士,包括新生會前上屆會長何世柱先生,還有已故主席鄔維庸醫生。「我們都十分敬重鄔醫生。他有很高的『江湖地位』,人脈甚廣,能夠調動不同資源及徵集各方面的幫助,為新生會這棵幼苗打穩基礎,讓她得以扎根成長。今天的新生會,不但職員人數較之前倍增,而且服務質素也大大提高,更有完善的自我監管機制及前瞻計劃,我相信。她將來也會不斷成長,為社會大眾提供更多優質的專業服務。」

 

積極推動社區精神健康服務 力抗凜冽寒風 為更多康復者帶來新生

根據張醫生所言,未來,提供精神健康服務的重心將繼續由醫院轉移到社區,亦即由監護式護理(custodial care)邁向社區照顧 (community care)。「縱然有人或會質疑將精神病康復者再次融入社區的『安全性』,但相比起為了1位有潛在危險的個案,而將另外那99位沒有潛在危險的精神病康復者也一併關上,現在我們更會傾向於將100位康復者都帶返社區,而同時對有潛在危險的康復者加強跟進工作。」頓一頓,張醫生續說:「我們不可能將危險發生的機會降至零,但這是社會文明發展所付出的代價。再者,社區精神健康服務的大潮流將不會回轉。所以,新生精神康復會作為提供社區精神健康服務的其中佼佼者,將來所肩負的責任將會更大更重。即使面對諸多困難及不了解,新生會將繼續堅持這個信念,使更多精神病康復者在凜冽寒風中,仍然可以迎向新生。」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