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刊物

330 快訊

< 返回

我也可以獨立工作

我也可以獨立工作

我是伊潔,是新生精神康復會葵盛庇護工場的學員,我在工場已接受職業康復服務約8年,現於「豆品製作組」接受工作訓練。我本身是輕度智障人士,2003年時,醫生診斷我患有「強迫性人格疾患」(俗稱強迫症)。由於強迫症導致我的性格比較執著,如過分投入於有秩序的生活,要求事事完美,家人和朋友都認為我是完美主義者。在與人相處時,我往往都不夠圓滑而且固執,做事效率也較慢。受強迫症影響,我經常會不斷洗手、說話又多及經常撕手皮,並需要定期見心理治療醫生和到醫院精神科覆診。

當身邊的人見到我這些行為時,都會覺得我十分古怪,即使我盡力控制自己,但總會不由自主地做起這些事情來。由於我有這些異常行為,媽媽一直很保護我,我亦變得事事依賴媽媽。我變成家中的小公主,不用做家務,而平日也沒有機會獨自外出。

在庇護工場接受訓練之初,我首先被安排在「手工藝組」接受培訓,但由於我的手肌活動能力及專注力弱,很多複雜的工序均難以掌握。工場的社工、職業治療師及導師有見及此,考慮到我曾經就讀職業訓練局的食品製作課程,他們便鼓勵我調配到「豆品製作組」繼續接受訓練。然而,剛到「豆品製作組」時,我連簡單清潔都不懂做,更何況是其他複雜的工序,由於固執的性格加上因強迫症影響而出現的古怪的行為,我與其他學員的相處並不融洽,更會不時爭吵。當時我感到十分氣餒,覺得自己總帶給別人麻煩,自信心跌入谷底。

幸好,庇護工場導師悉心開導我,並教導我與人相處的技巧,又會因應我的進度引導我由簡單的工序做起。經過訓練後,我慢慢學懂正確的洗手步驟、職業安全的重要性及其他更細緻的工序。在導師不斷鼓勵下,我開始獨自處理揀豆、磅豆的工作,以及自行清潔整部豆漿機,就連媽媽也驚歎我的進步。

在庇護工場的工作訓練,除了使我學會獨立,我亦學到與人相處的技巧。庇護工場的社工和導師會定期和我會面,教導我一些待人處事的禮儀,而臨床心理學家會定期到工場探訪我進行心理輔導。與此同時,職員亦為媽媽轉介了家屬支援服務,讓媽媽學習與我相處的技巧。現時,媽媽已經放心讓我獨立處理大部份在工場接受訓練時遇到的挑戰,她明白到強迫症是可以利用藥物控制病情,加上適當的心理輔導,我的強迫症亦有明顯的改善。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