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刊物

330 快訊

< 返回

黑面爸爸

黑面爸爸

回想數年前的某一天放工回家,「爸爸,你唔開心呀?」、「爸爸,做咩又黑面呀?」細囡左一句「問候」,大囡右一句「關心」,感覺怪怪的我即時回應﹕「我見到你兩個好開心喎,邊有唔開心?邊有黑面呀?」。

當時,心中不禁疑惑,「黑面」角色不是應該媽媽擔當嗎? 在家中,照顧兩個寶貝女兒的重任在太太的肩膀上,對孩子要求亦會較嚴厲;相反,我在家中多扮演「黃大仙」一角有求必應,對她們的要求亦較為寬鬆,為何她們口中的黑面神是我?不是媽媽嗎?

言猶在耳,疑惑久久不散;當日,放下重重的背包,梳洗後凝望被水蒸氣輕蓋的鏡子,發覺自己木無表情的樣子猶如黑色的面譜,難怪女兒都認為我黑面,內心不禁疑惑「黑色面譜」是何時掛在自己的面上。回想多年前剛剛畢業,第一份工作便是在男童院工作,每日面對問題天天都多的院童,難免要擺出一副嚴肅、眉頭緊鎖、眼神凌厲之表情,笑容當然更欠奉;久而久之,「黑色面譜」便深深烙印在面。

大細寶貝的一句問候及關心,令我不得不反思工作對自己及家人的影響,而表情及面容表達往往受情緒及壓力所影響,是否自己不自覺將工作上的壓力無意識地帶回家令家人擔心?自此,放工前必定將當日壓力、疲累、不快、不如意、好好處理,嘗試帶着輕鬆心情及愉快的面容回家,以笑容等待開門的小不點,期待她們左一句「爸爸,有咩開心嘢呀? 中六合彩呀?」,右一句「爸爸,你笑騎騎,放毒蛇呀?」。

若家多一點笑容,生活樂無憂。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