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刊物

330 快訊

< 返回

在社企工作找到人生出口

在社企工作找到人生出口

社會企業(社企)跟一般商業機構的營運模式無異,均是自負盈虧,並且要確保業務可持續發展。然而,社企背後卻比商業機構多了一份社會目標,就是要達致特定社會目的,而非賺取最高利潤以分派給股東。不同的社企,其特定目標都不一樣,有些是提供社會所需的服務或產品、有些是為弱勢社羣創造就業和培訓機會、保護環境又或是運用本身賺取的利潤資助轄下的其他社會服務等。

 

對於精神病康復者而言,社企不但是一個職業技能上的訓練場所,更是讓他們可以在一個相對穩定的環境學習面對社會上各種困難及挑戰,為公開就業及重新融入社會作好準備。

 

初移居來香港的時候,秀蘭面對文化差異及要重新適應生活,讓她感到很吃力。加上照顧小朋友的壓力,讓她就像困在一個死胡同,找不到到出口,因而患上抑鬱症。

 

由於是新移民加上患有抑鬱症,秀蘭非常介意別人知道她的情況,因害怕被人歧視,所以很難在公開就業市場找到工作。在社工的介紹下,秀蘭接觸到新生精神康復會的社企。

秀蘭起初認為在社企工作比較自在,因大部份同事都是同路人,較少出現歧視情況,而且工作量相對輕鬆,故她希望在社企工作。

 

秀蘭先後在新生會的農社330及新生餐廳擔任兼職工作,後來於新生餐廳轉為全職餐廳助理,主要負責水吧、清潔、收銀及到會服務。

秀蘭在真正接觸社企後,才發覺在社企工作其實是很忙碌,絕不能抱著「hea」做的心態。

 

相對於公開就業,秀蘭認為雖然公開就業的薪金較高,但隨之而來的工作壓力也大很多。很多商業機構為了要賺得最大的利潤,故都採取有汰弱留強的原則,稍有跟不上急速的步伐,又或是偶爾未能達標,便無可避免地被淘汰。加上未必所有僱主都能體諒因為要遷就覆診時間而對工作安排有所調動,所以秀蘭認為在社企工作會比較適合她。

 

在社企工作多年,秀蘭深深感受到在這裡學到的不單止是工作技能,而更重要的是如何重新建立人際關係以及如何面對自己患病的事實。

秀蘭在患病前認為朋友就是吃喝玩樂的伴,自己感到無助時也不會找朋友幫忙;到自己患上抑鬱症,更加是羞於啟齒,與朋友的關係更加疏離。在社企工作,讓秀蘭認識了很多不同背景的朋友及同路人,讓她擴闊了社交圈子。此外,由於有穩定的工作及作息定時,秀蘭漸漸培養良好的生活習慣,也因而戒掉沉迷打麻將的壞習慣。

 

一邊工作一邊學習的過程改變了秀蘭的人生態度,以前她會在意別人對自己患病看法,現在的她懂得控制情緒,也學會如何與人相處,更學懂如何正面地面對逆境。她開始不計較別人的看法,認為吃藥覆診對很多長期病患者來說只是日常小事,自己並沒有什麼相異之處。秀蘭很喜歡現在的工作,覺得自己因病得福,安穩的工作使她可以維持生計。剛榮升外婆的她生活美滿,也希望在這崗位上服務直到退休。

 

回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