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刊物

330 快訊

< 返回

選擇不再落入思想漩渦,由覺察開始

選擇不再落入思想漩渦,由覺察開始

坐在我面前的,是我接見的第一個病人。

 

督導坐在我身旁,過程中不發一語。我一面戰戰兢兢地向眼前的病人說出自己在書本上、課堂上所學過的理論,腦海裏卻不斷地向想著督導會如何評價自己的表現。當會面時間一結束,我立即鬆了一口氣,也沒察覺到自己的臉頰已經紅得發燙。我緊張地詢問督導自己的表現,等不及他的回應,自己就像開了的水喉,不斷地細數剛才自己種種的不足和不完美。督導笑了笑,冷靜問我:「其實你有無留意到自己塊面好紅?」我摸了摸臉頰,才察覺到它們是燙的,和平時的溫度明顯地不同。我馬上開始想「我頭先一定表現得好緊張」。這個念頭就好像引導我到漩渦口的小船,短短的幾秒鐘,我已經不由自主地被捲入漩渦中,一個接一個的念頭不停跳出來「我係咪做得太差」「督導會唔會對我有唔好既印象?」「會唔會覺得我唔適合入呢一行?」「佢一定對我好失望」「點解我少少嘢都做唔好?」…在思緒的牽引下,整個人馬上變得消極,認爲自己是一個失敗者。

 

我們平日的生活裏,好多時候都會不小心掉進思想的下沉漩渦。當一個念頭在腦海中閃過,就會牽引著另一個念頭,然後再萌生另一個念頭…同時,也引發了一連串的身體變化,如肌肉綳緊、心跳加速等,而負面情緒也像洪水般湧了出來,會焦慮和不安,思想被捲入無底的下沉漩渦。當我們迫不及待地想去控制自己的想法,這些想法仍然一個接一個地跳出來,捉緊我們的雙腳,教我們離不開思想的漩渦。久而久之,我們便啓動「自動導航」模式,當一個念頭閃過,我們就不知不覺地自動墮入這個思想的下沉漩渦,慢慢地,我們的身心健康也會受到負面的影響,甚至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

 

其實我也嘗試過不同的鬆弛練習,將注意力放在呼吸上,作爲一種方法控制這些念頭。可是,當我越追求放鬆和專注的狀態,這些思想就像脫了繮的野馬般不受控制地反彈。即使有時身體感覺上放鬆了,我仍然感到十分地厭惡和煩躁。在偶然的機緣下,我接觸了靜觀。我開始嘗試抱持著一顆接納的心,給自己多點耐心去接納身體不舒服的感覺和負面的情緒。透過接納「帶有緊張的」呼吸,又或者「不夠完美的」深呼吸,我慢慢放下想追求的心,不再追求每一個呼吸都要放鬆和安穩,同時抱一個好奇心去「觀望」自己的念頭,配合著一呼一吸,我發現這些念頭開始緩緩地放慢它們出現的速度。多了這份覺察和接納,我也漸漸意識到這些念頭並不等於事實,而漩渦中心正是一些不真實的幻想、心中的恐懼和對自己苛刻的期望。回到當下,我便不容易受到這些念頭的牽引而不自覺地墮入下沉漩渦,並專注於當下的每一刻。

 

我們過往的經驗塑造了我們對周圍事物運作的反應,好像所有反應都來得十分自然。但是,有時這些自然的習慣卻令我們陷入痛苦之中。停一停,給自己一個空間,看清自己的自動模式和留意自己的喜惡心、追求心。

 

踏上這個發現的過程,一切由覺察開始。

 

回頁頂